亲,欢迎来到富际商城-只卖正品的奢侈品服装商城!请登录免费注册 咨询电话:137-0588-6158 or 137-0667-5128

当前位置:奢侈品>时尚资讯>Louis Vuitton今年在中国最重要的一场活动,为什么是个展览?

Louis Vuitton今年在中国最重要的一场活动,为什么是个展览?2018-11-19 10:40:57

文章导读

“ LV今年在中国的活动是一个展览 ……“


“这个巨大的圆形皮套是什么?”

“从前开汽车出行,用来防止备胎损坏的保护套。”

轮胎保护套的制造方来自Louis Vuitton

轮胎保护套的制造方来自Louis Vuitton,答案出人意料。在LV这场名为《飞行、航行、旅行》的展览上,你还能看到1000个有着奇特用途的箱子。

随着中国的奢侈品消费力日渐庞大,许多品牌每年都会在中国举行一次年度大活动。奢侈品牌的年度活动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和财力,它们中的不少选择走秀,而LV选择的是办展览。

《飞行、航行、旅行》于2015年首次在法国展出,从11月16日起,它将移师上海展览中心,并持续到明年2月1日。

展览从1854年LV在法国创立开始讲起,搜集了来自LV顾客的私人旅行箱,分类成15个篇章展出,每个篇章占据一个房间。如展览的名字所述,覆盖了游艇、汽车、航空、火车等若干种旅行方式下,针对所需要的功能,LV箱包在设计上的变化;此外还有“写作与音乐”、“画作旅行箱”等生活和工作场景中,所量身定做的箱子。

LVLV服装

LVLV游艇

LV箱包,成衣LV画作

LV

LV成为一家有成衣、配饰和箱包的综合时装品牌,这是1998年Marc Jacobs为LV在秋冬时装周上发布第一个成衣系列之后的事情了。许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,LV以箱包起家,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只有箱包卖。LV的创始人路易·威登成长于木匠家庭,1835年,14岁的路易·威登成为“巴黎漂”,学习制作箱包。巴漂9年之后,他有了自己的第一家店。

一百多年后,社交媒体和娱乐产业的重构,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奢侈品牌的运营方式,奢侈品牌和明星以及潮流的捆绑变得更深了。一个突出的新鲜例子是,今年三月,高级街头服装品牌Off-White的创始人Virgil Abloh正式出任LV的男装艺术总监,在他的改造下,LV经典的提袋keepall变成了PVC质地,还搭配一条彩色的锁链。

LV包包

是的,变得更年轻了,但包括LV在内的奢侈品牌并不愿意剪断过去。相反,有可追溯的历史和精进的手工艺是它们的立身之本,也是区别于当下新兴品牌最重要的资本。因此,我们频繁看到品牌提及它们的创始人、工艺和产地。

而在工业化大生产已经司空见惯的今天,奢侈品牌手工定制、精挑细选原料这些操作,需要以具象的形式展现给对此陌生的年轻一代看——而不是一个只存在于文字和视频里的传说。办一场展览可能是最直观的方式。

奢侈品牌最喜欢也最擅长讲故事,用娓娓道来的故事进一步锻造老顾客对它的忠诚度,也让不熟悉它的人以一种极易入口的方式吃了这剂安利。从前,奢侈品的顾客是欧洲有祖产的“老钱们(Old Money)”,但华尔街的兴起和好莱坞“片场制”的造星运动,造就了一批新富阶层。这几十年,随着新兴市场的出现,新一代人的出生成长,LV的历史也需要不断地向市场温故知新。

《飞行、航行、旅行》里展示了上个世纪乃至上两个世纪的出行方式,无论是轮船渡海,还是汽车穿州过省,在现代社会看来都是效率相对低下的漫长旅行。繁复的出行装备需要仆人的手拿肩扛才能归置完毕,但这些功能各异的箱子除了维持上层阶级们原本的体面外,里面装的玩物、衣饰也是消磨时光的好方法。在展览上,我们能看到1926年,LV为法国女演员Yvonne Printemps制作的箱子,这个鞋箱能放30双鞋。除此之外,还有能放下整套酒杯、茶杯和盘碟的箱子。

LVLV衣饰

LVLV

欧洲人频繁的航海旅行,得益于造船技术领先,也得益于欧洲有着绵长曲折的海岸线,优良港湾也多。但随着科技的进步,交通工具也在发生变化,《飞行、航行、旅行》中,策展人Olivier Saillard通过把古董和新近产品放在一起的方式,去反映这些变化。

“比如说第一个展厅中,有个灰蓝色帆布的19世纪末的箱子,它是弧形箱盖顶的。在它对称的右手边,路易威登先生做了一个非常大的改进,把它变成了一个平顶的(注:便于在汽车旅行中摞起箱子,过去的汽车没有后备箱)。随着汽车旅行到飞机旅行的演变,箱子的体积越来越小,向扁平化发展,自重也越来越轻。所有变化其实都可以在展览中寻找到痕迹。”《飞行、航行、旅行》的联合策展人Gael Mamine解释道。

面对这些藏品,中国的观众多少像个围观者——时尚工业里,欧洲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无可撼动的中心。而LV旅行箱们所反映的近代人口长途迁移,与经济进步以及商业征战密切相关,在这件事上,中国和欧洲没有太多的共同记忆。Gael Mamine也承认远东地区在这一方面资料的缺失。

“在整个19世纪末20世纪初,旅行交通的方式经历了巨大快速的变革,是一段不断快速迭代的历史。但在文献和档案中反映出来的,是它可能更多发生在欧洲范围之内,广义说是西方、西半球。”Gael Mamine说。

但到了现代,随着中国文化的辐射力又逐渐变强,LV也为中国的艺术家们定制了各色箱子,比如能在展览中看到徐冰的文房四宝箱。

《飞行、航行、旅行》也进行了许多本土化设计。展览入口布置成了上海代表性的民居建筑“石库门”,红彤彤的灯笼点缀之下,萦绕着街坊日常的交谈声。仔细听,还能听到上海本地乐队“上海复兴计划”用上海话唱的小曲儿《Mungbean mash》。

展览入口布置成了上海代表性的民居建筑“石库门”

原创文章如有转载,请注明出处“本文首发于富际商城(www.fugymall.com)